GameLook报道/前不久,GameLook曾关注过腾讯将在、全民K歌等APP中,推出腾讯音乐集团(TME)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并在跨年夜举办虚拟跨年音乐节的新闻。

当时GameLook还在文章中写道“目前(12月24日)该活动已经开始在上开放预约,预约人数超过了8万人。”但在元旦假期过后,相较于腾讯过往在元宇宙上的一举一动的万众瞩目,此次腾讯音乐集团在TMELAND上举办的跨年音乐节似乎有些悄无声息,关于当日活动的媒体报道很少。

要知道除了早期嘉年华节目单中强调的电音舞台,在嘉年华举办前还官宣表示,网友将可以在TMELAND观看五月天的“好好好想见到你”跨年演唱会。值得一提的是,周杰伦还以特殊嘉宾的身份在此次五月天的演唱会中亮相。

国内顶尖的音乐流媒体平台加上国民度极高的乐队组合,以及全球百大DJ、国内知名电音制作人等豪华的嘉宾阵容,再加上元宇宙等热门概念,TMELAND可以说自带话题度。

但根据国内相关媒体报道,此次音乐节有“超万名用户参与”,在微博网友分享的视频中,同时在线万之间。根据新浪微博的数据,包括#在元宇宙跨年是种什么体验、#和五月天一起在元宇宙跨年、#2022年首个元宇宙虚拟跨年演唱会等数个与此次TMELAND相关的话题,阅读量和讨论量在数千、最高是3万。

作为腾讯音乐集团“开虚拟世界跨年先河”的尝试,正如GameLook此前报道的,TMELAND的配置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为了此次跨年音乐节,腾讯官方特地搭建了一个 “占地13万平方公里”的虚拟数字小岛,并在岛上提供了10个可供玩家探索娱乐的场所。

在通过等平台进入TMELAND后,用户将在TMELAND的音乐广场创建、装扮自己的虚拟人物。虽然此次TMELAND联合元象XVERSE公司,使用了端云协同技术,让玩家无须额外下载软件就可以进入TMELAMD,但可以想见为了保障不同设备、网络的使用体验,游戏依然采取了类似Roblox的低多边形的3D虚拟化身。

除了所有岛上居民诞生的音乐广场,岛中央有海螺迪厅作为嘉年华所有正式演出的举办场所,可供玩家线上蹦迪。与此同时,TMELAND上还有可以俯视整个岛屿的海滨观光塔,可以玩猜歌名游戏的游戏空间、可供游客摆POSE拍照打卡的雕塑广场等景点。

作为TMELAND的居民,玩家可以以第一人称或第三人称的视角游览整个岛屿的同时,也可以在不同的场景中完成相对应的任务,并获得特殊的奖励。而作为整个岛屿的核心,海螺迪厅无疑是一切梦幻的体验集中发生的地方。

这个海螺迪厅的内场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部分,下方的舞池、中间播放演出视频或MV的大屏幕以及两侧滚动的“海螺迪厅表白墙”。

根据官方发布的畅玩攻略,玩家可以自定义快捷动作,随着音乐在舞池中舞动,理论上可以实现“万人造浪的壮观景象”;除了跳舞外,玩家还可以在公屏打字聊天,分享自己对音乐的喜爱和跨年的心情。

但问题是,官方畅玩攻略里的情景,需要大量玩家同时在场,自发营造一种“热闹”的跨年环境,否则这种播片式的元宇宙体验与传统直播相比,其实很难带来用户体验上天翻地覆的变化。

甚至传统的在线直播因为用户基数大,仅依靠迅速刷屏的文字弹幕,就可以形成更加浓厚的社交和娱乐氛围将用户包裹其中,让“年味十足”。

种种情况来看,GameLook认为,作为TME元宇宙跨年计划的第一年,今年的TMELAND更倾向在试水。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作为TMELAND的重头戏,此次五月天的演唱会并不是独享内容,在TMELAND外,还以线上直播的形式播放了相关内容,并在事前就取得了超700万的预约。

虽然从整个岛屿内容和体验的填充来看,TMELAND可以说诚意满满,但在音乐与元宇宙、虚拟空间、用户交互等概念的融合上,团队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思考和经验。

虽然在音乐元宇宙的整体体验上,TMELAND算是早期的尝试者之一,但是在此次跨年音乐节最核心的虚拟演唱会这一方面,国际上却早已有了很多成绩优异的尝试,所有试图打造虚拟空间中差异化音乐体验的厂商都可以学习相关的经验。

其中最为知名的恐怕就是《堡垒之夜》与各大欧美明星的合作了。就比如至今依然被很多玩家赞不绝口的Travis Scott的演唱会,随着演唱会中象征着Travis Scott的太空巨人的一举一动,整个演唱会的场景会发生剧烈的变化,所有参与其中的玩家会获得包括失重、星际穿越等与音乐的内核相契合的体验。

当然,《堡垒之夜》作为一款使用虚幻引擎打造的PC游戏,和这种音乐流媒体平台相比,有其得天独厚的技术和产品形态优势,无论是在平台的性能还是核心用户群的属性,都让《堡垒之夜》在虚拟空间、元宇宙等方面的尝试会更加顺风顺水。

而相较于《堡垒之夜》,就在TMELAND虚拟跨年音乐节举办前一个多月,贾斯汀·比伯与虚拟演唱会服务商Wave合作举办的“互动虚拟演唱会”对于音乐平台而言,或许更具有参考价值。

在Wave中,虚拟演唱会里的人物模型与真人的身体尺寸上别无二致,与此同时在演唱会期间,贾斯汀·比伯也需要穿戴相应的动作捕捉设备进行实时的动作传达。除了整个演唱的场景会随着歌曲发生变化等基础设置外,玩家在线上的一些行为,比如发送礼物等,也会根据当前不同的场景,产生不同的影响。

就比如在演出刚开始,观众发送的爱心会像流星一样在歌手身边炸开,在另外的草原场景中,观众则可以通过 “种花”表达自己的喜爱和支持。当然既有粉丝对偶像单向地表达,Wave的虚拟演唱会也有明星与观众的互动环节。

其实在五月天此次演唱会的线上特别版中,就已经有了一段不错的虚拟演唱会的尝试。就比如在与周杰伦共同演唱《龙卷风》这首歌时,整个演唱的场景就应景地变为了一块正在发生龙卷风的场地。

但问题在于,且不说观众无法与演唱会的内容产生任何有意义的互动,就连龙卷风这个场景元素也无法对真人产生任何影响,阿信的“铁鬓角”在龙卷风下依然一动不动。

其实从五月天的演唱会以及TME在此之前与《罗布乐思》《迷你世界》的合作来看,腾讯其实很清楚虚拟演唱会包括演出场景的可塑性、交互性以及沉浸式体验等方面的优势所在,但现实是,作为整个跨年音乐节最核心的虚拟演出部分,可能是受限于人员、工期或平台的影响,TMELAND选择了在传统直播与视频的体验基础之上,在附加的内容,比如小游戏、拍照等方面做增量,试图创造差异化体验。

可以想见如果TMELAND在跨年夜大受欢迎,在虚拟空间的体验以及人与人之间社交的加持下,整个“跨年Party”即使有一定的妥协,依然会非常成功。但可惜的是,TMELAND的第一次尝试并没有理想中的十全十美,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遗憾。

不过GameLook并不认为第一次试水能代表什么,凭借着在文娱、游戏方面的积累,可以说腾讯依然是国内在音乐+元宇宙方面的有较大可能的公司之一。并且市场也比较看好TME这次元宇宙音乐节。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从腾讯音乐表示将在虚拟音乐世界中为音乐人提供创作工具等的表态来看,腾讯暂时并不会放弃TMELAND,GameLook对于腾讯能够在后续带来怎样升级的体验也翘首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