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签约明星球员为目的的转会策略应该被抛弃,如今的曼联在大谈自己“商业计划”的同时,还应该有一个更有活力、更可持续、更长远的足球计划,让“足球故事”帮助球队在转会市场上获得更大的竞争力。The Athletic作者Oliver Kay便谈论了这一点。

上赛季即将结束之时,当曼联“从平庸走向耻辱”之时,朗尼克被问及如果球队无法在2022/2023赛季获得欧冠参赛资格的话,是否还有希望吸引到顶级球员加盟。

彼时,这位即将离任的主教练表示:“如果我们下赛季有欧冠踢的话,情况会更好一些,但(……)这并不是曼联独有的问题。曼联是一支有吸引力的球队。当这支球队了新的教练、新的战术体系和想要的比赛风格,这仍是一支极有吸引力的球队。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续约就说明,或许吸引力仍然存在。”

虽然埃里克森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加盟曼联,马拉西亚和利桑德罗-马丁内斯也都顺利穿上了曼联战袍,但这个夏天对曼联而言,仍然艰难——充斥着C罗的“躁动”和德容的“怨念”。

没错,曼联仍有机会在转会市场上签下顶级球员。即便有些球员想到下赛季将效力一支征战欧联杯的球队,可能会感到头皮发麻,但很显然,如今球队在吸引顶级球员方面,是否有欧冠联赛并非是唯一影响因素。

曼联比大多数球员都更清楚这一点。伍德沃德在担任曼联CEO期间,就曾夸口说曼联“可以在转会市场上做到其他球队只能做梦的事情”。

伍德沃德在2014年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曼联也没有欧冠可踢,但他们仍然签下了迪马利亚、法尔考等球员。两年后,在曼联仍未获得欧冠参赛资格的情况下,博格巴和伊布等球员也穿上了曼联战袍。

近年来,在格雷泽家族的掌控下,曼联在转会市场上有不少大手笔转会,且都是在球队处于转会竞争“弱势地位”之时完成的——这或许就是“欧冠并非是唯一吸引力”的有力佐证。

但当我们回顾他们在曼联的表现之时,会发现大多数球员都缺乏影响力,这似乎也是一种警告。

迪马利亚的签约,看起来形式大于意义,因为甚至范加尔都不知道如何有效利用这名球员。法尔考是转会期末期的一笔恐慌性签约——前十字韧带受伤,使曼联在两个月内就感到后悔。至于博格巴,他愿意在23岁之时离开尤文图斯,重回苦苦挣扎的曼联,或多或少会让人们对他和经纪团队的动机产生质疑。

金钱,是一个极具说服力的因素——无论是足球,还是现实生活——且永远都会如此。

天赋出众的球员,在巨大的金钱诱惑下,也会“义无反顾”地成为金元球队“计划”的一员。想想大卫-席尔瓦和亚亚-图雷在2010年夏天分别离开巴伦西亚和巴萨,成为曼城的一员。不过10年后再来看,曼城的“计划”看起来比巴萨要可信得多。

“计划”一词在足坛经常被人嘲笑,但曼城已经证明,如果有一个清晰的战略目标和连贯的足球文化在背后支撑,那么它就不仅是一个流行词,它还能让球队的所有权模式和财务问题都被搁置到一旁。

这正是曼联在弗格森退休后九年时间里一直所缺乏的。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在知识、权威和领导力方面都存在巨大的真空。这些年里,曼联这么多位主教练中,偶有“计划”出现,但始终没有形成一个严肃、持久的“计划”。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曼联直到去年3月才任命了首位足球总监,此时距离弗格森退休已经过去差不多八年了。

至于莫杜夫是否是球队所需要的那种,具有变革能力和远见的人物,目前还没有太多的佐证去年夏天,他延长了索尔斯克亚与曼联的合约,试图与想要离开的博格巴签下一份新约,为曼联带回了C罗,去年11月在没有任何继任计划的情况下解雇索尔斯克亚,任命朗尼克出任临时主教练而非足球总监——但仍会让人们相信,曼联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就是朗尼克在意识到出任曼联战略顾问一职没有前途的原因。如今执掌奥地利国家队的朗尼克坦率地说,曼联所需要的不是顶级球星,而是年轻有求胜欲的球员,他们代表着球队迫切需要的:更有活力、更可持续、更长远的计划。

“我的意见是,曼联应该努力寻找未来的顶级球员,并努力培养他们。”朗尼克在四月说,“我们只需要调查一下英格兰和欧洲其他国家的顶级球队,看看他们过去都签下了什么球员,就可以得到答案。”

但如今,这类人才总是“供不应求”。朗尼克补充道:“一旦其他球队,比如切尔西、利物浦和曼城参与进来,你需要一些好的理由。需要向球员‘讲故事’,这就是为什么滕哈赫的想法很重要。我从克洛普和图赫尔的身上了解到,如果他们想要球员,他们就会和他们交谈,瓜迪奥拉可能也是如此:和球员交谈,看看他们的心态和性格,看看他们是否合适。”

他从德国飞到西班牙,再到英格兰,向各球队的体育总监、总经理和主教练进行了交流。然后,当谈到曼联之时,他发现球队高管一直在口若悬河地谈论球员转会曼联后,商业形象会得到怎样的提升。

对于一些球员和经纪人来说,这些因素比其他所有因素都重要。同样,也有一些超级球员的球星形象让一些球队趋之若鹜,比如曼联。

这其中最大的矛盾在于,过去八年左右的时间里,吸引一流人才和顶级球星方面,世界足坛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如同运转不灵的曼联那样——他们竟完成了如此之多的大牌交易。你只需听听伍德沃德在与股东的电话会议上的那些声明,就会意识到这对于曼联有多重要。

从皇马签下瓦拉内,从尤文图斯签下C罗之后,滕哈赫的任命似乎预示着曼联的转会策略将会“突然的”,但又“必然的”进行改变。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一场迟到的革命”。

滕哈赫是一名极其严肃的主教练,他的足球哲学看起来如同克洛普和瓜迪奥拉,需要年轻且有活力的球员,而不是伍德沃德执掌曼联期间所追逐的那样的顶级球星(这反过来有引发了这样的问题:如果37岁的C罗不想再为球队效力,他们究竟为什么会竭力挽留)。

是的,曼联一直试图从巴萨签下弗兰基-德容,但这是基于滕哈赫的理念——这位25岁的荷兰球员是曼联中场的完美基石,且曾在阿贾克斯效力于滕哈赫帐下。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基于足球愿景的举动,而不是商业愿景或者一时冲动。

可是现在已经七月中下旬了,当竞争对手们都忙着为夏季转会做最后的准备之时,曼联却又遭遇了再熟悉不过的挫折。他们已经对多个迫切需要补强的位置进行了引援,从费耶诺德签下了马拉西亚,从阿贾克斯签下了利桑德罗-马丁内斯,但他们还需要更多——滕哈赫也很明白这一点。

完全可以预见的是,弗兰基-德容的转会将会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是一笔直截了当的签约。

毫无疑问,如果曼联在追逐弗兰基-德容这么长时间之后错过他,将会引起轩然大波。如果在9月1日的最后期限之前,他们还在手忙脚乱地寻找替代方案的话,那就不太妙了。

这个夏天对于曼联真的非常重要,他们有多个位置都需要补强。没有曼联球迷会对伍德沃德的离开感到惋惜,但显然他在引援领域的经验比履新的理查德-阿诺德丰富得多——阿诺德长期以来都倾向于将这方面的工作留给专家。

若曼联真存在这样的转会专家,那一切都是合理的。可是上周他和莫杜夫在巴塞罗那的合影,无疑让人怀疑曼联在今夏谈判过程中缺乏一定的影响力。

与他们最接近成功的转会专家是另一位银行家马特-贾奇。和伍德沃德、阿诺德一样,都毕业于布里斯托大学。但他在四月提交辞职报告后,这几周已经是他在曼联的最后时刻了。在这段时间里,他在律师汤姆-基恩的协助下一直推进着转会谈判事宜——基恩一直在球队担任顾问。

其中一个问题是,在经历弗格森之后九年痛苦生活后,球队是否对潜在引援具有吸引力——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另一个问题是,在球队内部,他们是否有完善的转会运作机制与其他竞争对手匹敌。

弗兰基-德容的交易——无论成功与否——不应该被视为检验这一点的试金石。它是复杂的。有一些外部因素会促进或破坏这笔交易。如果失败,最大的问题将在于曼联遇到阻碍之后,是否有一个合适的、可实现的应急计划。

不管这一次曼联能否签下弗兰基-德容,他们在过去十年间都已经完成了许多戏剧性的转会和大牌签约。然而这其中大部分失败的签约,也正是对球队在格雷泽家族和伍德沃德领导下缺乏远见的控诉。

目前,曼联似乎在目前,曼联似乎在不同的领域,有着不同的前景。现在的问题不是曼联是否能吸引一流的天才球员——或者就像费迪南德所说的那样,球迷们“期待着大牌球员的带来”——而是球队能否说服潜在目标,让他们相信自己能在曼联茁壮成长,而非枯萎。

签约马拉西亚似乎是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前进,利桑德罗-马丁内斯的签约也是如此。但当他们发现自己与利物浦、曼城、拜仁和皇马等球队进行球员竞争之时,曼联的吸引力将面临更大的考验。

以贝林厄姆的转会为例。多特蒙德可能会在明年夏天听取他的报价,利物浦和皇马都有意将其招入帐下。而如果曼联也相中贝林厄姆,并不会让人意外——因为贝林厄姆的技术和身体素质都将使得他成为曼联重建中场的强有力候选人。

2019年底,曼联认真考虑过签下贝林厄姆和哈兰德一事,只不过当时分别效力于伯明翰和萨尔茨堡红牛的他们,最终去到了多特蒙德。特别是哈兰德,他转会多特蒙德其实有很多不同因素的影响,而且看起来他显然做出了一个对自己职业生涯负责的决定。

今夏的哈兰德,再一次完成了转会,而曼联则是在去年夏天迎回了在外“漂泊了”12年的C罗。但是,即便曼联一直在转会市场上寻找一名顶级中锋,他们能说服哈兰德加盟他们,而不是选择曼城?或者说服本菲卡的达尔文-努涅斯,让他觉得自己在曼联比在利物浦更好?

未来,贝林厄姆肯定不愁下家。那么,曼联将如何赢得这场争夺战?球队的规模是一回事,竞技和商业可能性是另一回事。但如果一名球员想要在曼联发挥他的潜力,同时争夺最大的荣誉,就必须做出改变。

滕哈赫提供了一条索尔斯克亚没有做到的前进道路。他希望从桑乔身上得到更多。同时将马拉西亚、弗兰基-德容等球员整合到一支战术思路清晰的球队之中。

这是重要的一步。球员们需要看到在滕哈赫执教下发生的积极改变,就像马内、萨拉赫和范迪克在利物浦取得成功之前,就看到了利物浦在克洛普执教下所发生的积极改变。

这就是曼联需要遵循的方法。这不是关于超级球星或者“大牌签约”的。这是关于打造一个环境,搭建一个团队框架。在这个环境中,有天赋的球员可以不断茁壮成长,并帮助球队重返欧冠赛场,争夺最大的荣誉。当然,那些看起来较小的荣誉,也不应该被忽略,毕竟曼联上一次夺冠,还是五年前的事情。

滕哈赫为曼联带来了愿景、新能量、希望和乐观的承诺,这一点在泰国大胜利物浦的季前赛中显而易见。但这仍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围绕这位新主教练的团队结构的质量和实力,仍存在疑问。

滕哈赫是否能在曼联实施必要的改革?尽管弗格森之后的每一位主教练都有各自的缺点,但他们都可以合理地指出球队管理层的失败。我们真的能确定一切都变了吗?

曼联在转会市场上面临的考验不在于他们能否吸引一流的天才球员,而在于曼联高层是否有能力制定一个愿景并将其贯彻到底。

C罗的到来为曼联带来了进球,让商业合作伙伴和投资者高兴,让整个社交媒体沸腾,但却没有给球队带来多少满足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